老爸即將要出門旅行,在行前打通電話關心一下。

聊著聊著,老爸問:「妳什麼時候要結婚?」

我:「反正也沒有要辦婚禮,什麼時候去登記,應該都沒差吧!?」

爸:「啊,就這樣!?」

聽完一把火都起來了,我:「當初問你,你說可以的啊。」

爸:「我是說可以啊,但是...應該要做個餅吧!」

我:「幹麻做餅?」

爸:「還是要讓親戚朋友知道嫁女兒了啊,不然好像女兒就這樣消失了...這是一種禮貌啊...。」

於是我口氣很不好的,隨便敷衍聲「嗯」就掛了電話。

很老實說,我個人不喜歡傳統婚禮的煩瑣細節和程序,對我而言,重要的是兩個人對婚姻生活的『真實認知』,而不在於那些聘金裙襬和酒杯。而以後的生活,也是兩個人在過的,就算吵架沒錢要離家出走,哪個姑媽還是哪個舅公根本沒屁用,所以幹麻需要昭告天下。

 

狗先生一回家,就跟他批哩啪啦的抱怨起來:「我跟你說喔,我爸剛才說@#%^&*...(以下省略三千字)。」

我一邊碎唸一邊拿出抽屜裡的發票對今天的開獎,突然:「哇,這張中了5個數字耶~」

狗先生打著電動瞄了一眼:「要對中頭獎才有啦,特獎沒有喔~」

我認真看了下面的開獎說明,然後失望的說:「好~可~惜~啊~~」

狗:「妳剛才不要跟妳爸吵架就會中了啦~~」

我瞪了他一眼。

狗繼續風涼地說:「中獎了,就可以把錢拿來做餅喔~~~」

我:「哼,那 我 才 不 要 中 獎 勒 !」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zivwei 的頭像
zivwei

鬼,話連篇。

ziv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