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餐廳午餐時,看到隔壁的太太板著臉,旁邊是拿著杯子準備泡飲品的先生,溫度太冷或太熱都不行,來來回回跑了好幾趟太太才滿意。那一刻,我總覺得我看到的好像不是一對夫妻,而是太后和太監渣。

我想起我們昨天才從墾丁回來,這來回好幾百公里的路程,都是由你負責開車。下車後把行李扛到五樓房間,在餐廳吃海鮮時,不吃蝦子的你會先幫我把殼剝好,然後放到我的碗裡,在逛墾丁大街時,你撐著雨傘幫我頂住漫天大雨,讓我慢慢挑選一條手鍊。

在雨中等待手工編織的手鍊時,你一邊撐著雨傘一邊打著電動殺時間,我走到你身邊說:「對不起啊,可能還要讓你等一下子~」你笑著說:「沒關係啊~」

 

我沒有覺得你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理所當然的。沒有覺得男生就應該要體貼要會等待要能忍耐還要默不作聲。就如同你從來沒有覺得女生就是要會做家事會煮飯還要很溫柔。

就像在昨晚磅礡大雨的高速公路上,你聚精會神小心地開著車,下車之後跟我說「這種天開車實在有點累」。我聽了之後,覺得心疼,向你說聲謝謝。

 

我常常在想,那個太后與那個太監渣,在太后喝下那杯不冷不燙溫度剛剛好的飲品時,知道太監渣來來回回試了多少次嗎?可能倒掉過很多冷水與熱水,可能一不小心沒拿好,打翻了杯子弄溼了衣服燙傷了手,還得裝作什麼事情都沒有,也得不到一句謝謝。

可能還要很溫柔的問:「這樣,可以嗎?」

 

兩人之間,那樣熱熱的心,與,那樣冷冷的臉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zivwei 的頭像
zivwei

鬼,話連篇。

ziv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