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在廚房裡忙著煮菜,對於烹飪始終都不是那麼上手。手機突然響了,一邊忙著把鍋鏟放下一邊接起電話,電話那頭傳來朋友小硬的聲音:「我剛好經過妳家,上來看看妳。」按下公寓一樓大門的按鈕,打開四樓的大門,聽見小硬碰碰碰大力的步伐聲。來看看我,真的嗎?

小硬一進門都還沒打招呼,就批哩啪啦說了一大串:「我跟妳說啊,那個老皇每次都不用心,每次都要我來訂餐廳,每次說好大家一起出遊分擔工作,結果大家都漫不在乎,等到要火燒屁股的時候,才在那邊想辦法。」

我:「也沒有真的火燒屁股啊!」

小硬:「那是因為我會幫忙搞定一切啊,要是沒有我,他們哪裡還有地方可以住,哪還知道有什麼地方可以去玩!想起來就氣,下次不跟她們一起出去玩了。」

我繼續拿起鍋鏟翻一翻,倒下一碗水蓋上鍋蓋,打算悶一下青菜。

小硬繼續說:「為什麼有人做事情會這樣呢?她不知道這樣別人很難做事情嗎?又不是每天閒閒等她來約,還要幫她訂餐廳訂車票訂民宿。然後每次問她這個好嗎?她又說沒意見,沒意見是要我怎樣決定啊!真的很煩耶!」

我打開鍋蓋嚐了嚐味道,差不多了,把青菜撈起來放到盤子裡。再煎個荷包蛋應該就可以勉強湊足三菜一湯了。

小硬:「ㄟㄟㄟ,妳有在聽我說嗎?」

我:「有啊!妳說她們都不做事,只有妳一個人在操煩。那妳下次要不要也擺爛看看?」

小硬:「對啊,真的很討厭耶!但我如果都不幫忙的話,大家都不用吃飯啦。」

手機又響了,我手忙腳亂的先把荷包蛋翻面然後接起電話,小硬的聲音也終於停止。老公問:「晚餐需要我買什麼東西回去嗎?」

我:「隨便買一個小菜回來吧,你想吃什麼就買什麼。」

小硬:「啊,你老公下班了齁,那我差不多要走了。」

我客套的說:「要不要留下來一起吃飯啊?」

小硬:「不用了,我還要趕快去那個綠園道附近訂餐廳,不知道這週末的晚上還有沒有空位...。」

然後小硬就自己打開大門,穿上鞋子碰碰碰的又踩著大力的步伐走了。

我拿起湯匙喝一口電鍋裡剛煮好的湯。嗯,看來今晚晚餐的菜色還不錯啊。

 

ps:我其實很少有這樣子一見面就批哩啪啦說個不停的朋友,頂多在不得已的場合中碰面時,會給點禮貌性的意見,但我通常都知道,對方其實沒有在聽,給了建議會找更多的理由和藉口來搪塞。其實,他只是需要一個人聽他抱怨而已。

但也不是說都不能抱怨,只是有時候我會疑惑,如果一件事情反覆的發生,除了抱怨之外,我們還能做什麼?我們是否應該停下自己的決定,認真的聽些別人的想法,然後更深一層的去思考。但我知道這很難,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習性。

所以,在那些不得已的場合中,我看著說個不停的朋友,思考著自己為何無法與對方成為更深一層的至交好友,我都還沒得出結論,朋友就已經從這個話題換那個話題繼續說個不停,最後像一陣風一樣來匆匆去匆匆的走了。沒有問候我也沒有任何的關心之意,我們的連結就只有那一串批哩啪拉的聲音。

我好像突然明白,那大概就是原因吧!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zivwei 的頭像
zivwei

鬼,話連篇。

ziv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