◎越走,越遠。

人生在某個岔路口,分道揚鑣之後,只會越走越遠了。即便多麼的感慨萬分,回頭凝望,但所有的景色都與從前不同,已經,回不去了。

年紀越大,越明白這個道理。

倒也不是不再相信所有的情誼這件事情,而是更加體認到,有緣份能夠走在同一條路上,真的是件幸運的事情,要好好珍惜;而如果哪一天,或許是什麼改變了,道不再相同也不再互相為謀,那就揮手道別吧。不要強求。

有些東西,是真的留不住的啊。

 

 

◎分歧點。

常常我在想,在那段時間裡的契合,到了最後為什麼會變得如此陌生?

或許是因為那段時間內,無風無雨的關係吧。就算有些不一樣,但那些事情的主角都不是兩個人,所以彼此能夠用旁觀者的角度來思考與討論。而當事情真正發生在兩個人身上時,正好明顯的突顯出兩個人不同的個性。我直接,你內斂;我坦白,你壓抑。恰恰相反。

於是,那樣子的分歧越來越明顯了。

我問過自己,當事情發生時,有心結時,該怎麼辦?

對我而言,如果真的是朋友,我願意主動開口去解開這個結,因為,這才是真正的友誼。對我而言,真正的朋友應該是有話能夠直說,我希望他能夠告訴我,我的好與不好,能夠誠實正面的面對彼此,給予彼此最忠肯的建議,而不是只有吃喝玩樂相附和的人而已。

熱臉去貼人冷屁股,很難受。說真話,不好聽。所以不是真正的朋友,不會願意如此。而又或者,其實到了最後,選擇說真話,只是希望對得起自己的心而已,不是期望對方有什麼回應。而是在很久很久以後,當你想起這件事,你知道自己做過努力,所以不會有後悔,就夠了。

 

 

◎是禍害啊。

準備出遠門。行前把所有的事情交代好,也因為最近復航摔機的關係,把心底的話寫了出來以備萬一。

寫著寫著彷彿真的覺得就要離開,從這個時間點回去看所有過往,除了始終對媽媽有遺憾之外,其他大部分的事情,都覺得很足夠了。這輩子有人愛也有愛人(家人),有知心和義氣相挺的朋友,有工作能夠養活自己,還有一點閒錢能夠讓自己享受,在生活中裡的所有一切都很簡單平凡滿足,很夠了。真的不是那麼不知足的人。

也那麼剛好,一邊寫著文章一邊逛網路,看到了某篇文章上寫著:「當癌末病人坦然面對死亡以後,反而活得比生病以前更豐富、更開闊。很多病人都表示,他們的人生觀自此有了戲劇化的轉變。不會在意瑣碎的小事,並且產生了自主感,不再做不想做的事,也能開誠佈公地與親人好友溝通,完全活在當下。不留戀過去,也不期待未來。當一個人不在乎生活瑣事之後,會更懂得感謝世上的一切,包括季節的變換、飄零的落葉、逝去的春天,尤其是別人的關愛。」

母親過世之後,對我最大的衝擊就是,生與死,其實非常接近。

很老實的說,我常常想到死亡,想到自己的死亡。如果下一刻就要離開,那我還會在意誰說過什麼、是說我的壞話嗎?還會在意著面子、還堅持不願意低頭去妥協開口嗎、還會用那些傷人冷漠的態度面對別人嗎?那些瑣碎的事情,還重要嗎?如果下一秒就要說再見了?

或許從這個點往回看之後,常常在做決定時變得簡單而明朗,變得開誠佈公與真誠。

 

最近侯文詠醫師出了新書,在網路上看到侯醫師專訪的片段,他說:「馬拉松跑到最後會有撞牆期,撞牆的時候真的覺得不可能跑完。但教練說了一個故事,真正的選手就是訓練這最後的四分之一『撞牆期』的這段時間,做最後的衝刺。好的選手都是在最後的時候衝出去然後領先,所以整趟訓練最重要的就是最後那幾公里,但我們不可能只訓練最後的那幾公里,我們還是要先跑過前面的十幾公里,才能得到最後的那幾公里,所以那是很珍貴的,一定要好好珍惜,因為那不是輕易能得到的。」

「就如同平時的我們過得一帆風順時,都不決定你是一個怎樣子的人。好不容易當人生混了這麼久,終於到了一個關鍵時刻,當壓力很大面臨兩難時,你做了什麼決定就會證明你是怎樣的一個人,是會變成英雄還是漢奸......,這和跑步是一樣的,當我們面對困難時要很珍惜啊,因為現在的決定會證明自己是一個什麼樣子的人。」

 

近日朋友之間的紛擾,也讓我遠離也讓我思考。在那個最困難的時候,做的決定是什麼?是懷疑對方?是刺傷對方?是勒死對方?是不願溝通?是不願面對?還是以自己為主的出發點?我漸漸明白,雖然曾經很靠近的走在同一條路上,但在某個岔路口之後已經漸行漸遠,從兩個人在面對同一困難時的態度與決定,漸漸證明了我們是不同的人,已經不再走在同一條路上了。即便我回頭凝望時的感慨,但也於事無補,景色已經不同回不去了。

所以回到一開始的話題,當用更清明的角度來看待這些事情時,簡單而明朗、開誠佈公與真誠,也沒有什麼特別的遺憾了。

最後,當我打電話給蔡大人告訴他以上這些感想時,他一副覺得我大驚小怪的說:「放心啦!你還會活很久的啦!因為......禍害遺千年嘛!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zivwei 的頭像
zivwei

鬼,話連篇。

ziv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